当前位置:首页>阅读欣赏>教师博览>
教师节的短信
上传: 王月梅     更新时间:2014-11-24 22:22:57

“陈老师,我是江志,我现在江西师大读大学,您还好吗?感谢您初中三年来对我的关心和帮助,祝您节日快乐!”

这是我教师节收到的众多信息中最简单的一条,但也是最让我欣慰的一个。他是我第二届学生,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年,但是我还清楚地记着他那时候的样子:在一群十二三岁的孩子中,他个子高高的,很显眼,但是他始终低着头,在热闹的教室里很平静,有些瑟缩地坐在教室的角落里,我很想看清他的脸,但是即使在我点名的时候他也没有抬起头来,而是闷闷地应了一声。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孩子,我心里想着,但是开学第一天的忙碌让我无暇去深入了解他的一切,直到第二天军训,我才又开始注意他。

9月的天气很热,站了一会儿军姿之后,他便被教官搀着走出了队伍。待安顿好后,我开始仔细地打量他:高高的个子,但是很瘦弱,似乎是腿太长了,致使他的裤管儿很短,到了脚踝上面,有些破旧的运动鞋里没有套着袜子;瘦削的脸有些菜色,嘴唇有些泛白,紧紧地抿着,微闭着眼睛,低垂着头,眉头微蹙,好像有一股愁苦死死地围绕着他。更让我心痛的是他的那双手,手掌中满是蜕了皮的样子,显然这是缺少维生素的症状。这是一个怎样的孩子?他父母是谁?我试探性地跟他聊天,但是很快我发现,他犹如一只蜗牛嗅到了陌生的味道后迅速地缩进了壳里,用最简洁的语言应付着我,这是一个生活困难但是内心敏感的孩子,我想。

后来的日子里,我了解了他。三岁时,他母亲车祸去世,与父亲相依为命,但是父亲能力较差,只能做些体力活儿,父子俩能够勉强糊口,后来父亲再婚,继母对他极为苛刻,甚至难以吃饱穿暖了。面对这种境况的他,我努力地寻找机会去帮助他,但是没曾想到这样却也伤害了他,面对我特意带来的衣服和食物,他总是冷静地说:“老师,不用,谢谢您。”有几次我甚至觉得委屈得很,但是后来我明白了,他在那样灰色的环境中生活了十多年,不曾享受过阳光,难免会不习惯温暖的感觉。要帮助他,首先要打开他的心底的窗户。以后的日子里,利用我是语文老师的优势,我们通过日记、作文等交流,慢慢地他开始尝试着向我倾诉,看着那些满是忧郁的文字,我的心一阵阵地痉挛。我开始装作无意地给他讲题使得错过午饭时间请他大餐,我甚至在假日里寻找一些机会让他到我家里帮忙已让他感受一下家庭的温馨……慢慢地,对于我的关心他开始珍惜甚至很享受了。

直到中考前夕,那天我正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他进来了,满脸泪痕的站在我面前,极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双肩微微抖动着,抽噎着跟我说:“陈老师,我想退学。”“为什么?”“家里实在太难了。”“有什么难处跟我说。”“这个月的面还没有着落了,而且爸爸他也——”话未说完,他忍住不哭泣起来,一米九的个子似乎矮小了很多。

“因为中考报名费?老师借给你。”我猜到了,肯定是,每逢交一些费用,都是这样的情况,一般都是我垫上,他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想起来会把钱送到学校。

“老师,我不——我不——”他听到这话时连连向后退了几步,“这些年让您添得太多了。”

“这次还是借给你的,你还要照常给我打借条的。”我故作轻松地说。

“可是——”

“不要再可是了,老师只借钱给有偿还能力的人。而且这些钱你必须要还的。”我斩钉截铁地说。

 



评论:(未激活和未注册用户评论需审核后才能显示!如需回复,请留下联系方式!)

文明上网,理智发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