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教坛心语>
德彪西的钢琴曲与汤显祖的《牡丹亭》无缝对接?
上传: 邓素珍     更新时间:2016-11-21 12:46:46

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钢琴与昆曲是否可以实现无缝衔接?

两块薄如轻纱的半透明帷幕将舞台笼出了一个三角形地带,灯光渐渐亮起,一架钢琴若隐若现地出现在帷幕后面,德彪西的音符开始从钢琴家手中流泻出来,帷幕上出现了一个剪影,古典的戏装和水袖,在钢琴声中顾盼,然后款款从帷幕后走出,钢琴声停下,杜丽娘凄凄地念白,传统的中阮与笛子伴奏,传统的身段和唱腔,又仿佛就是一出传统的昆曲《牡丹亭》。

用东西方融合的方式来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种种形式的创新近年来并不少见。日前,这部由青年钢琴家顾劼亭导演,苏州昆剧院合作制作的舞台形式戏剧X音乐事件《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在国家大剧院上演,德彪西的钢琴曲与杜丽娘的唱段紧密衔接、相互交融,在帷幕上苏州园林、意象、舞蹈表演的投影的衬托下,法国的印象主义音乐与中国传统昆曲在舞台上“相遇”了

德彪西的音乐与杜丽娘的故事交相辉映

苏州自明清时就是中国昆曲的中心,苏州昆剧院的前身苏昆剧团是新中国最早的昆剧团之一,一代代传承着经典昆曲艺术,也曾与白先勇合作打造过青春版《牡丹亭》。苏州昆剧院院长蔡少华同意,今天传承昆曲,应该把经典做一种全新的诠释。但他们在合作创新的时候也是相当谨慎的,杜丽娘的饰演者吕佳初进剧组时也充满了疑问,但德彪西很快让她产生了共鸣,“德彪西的音乐的属性跟昆曲《牡丹亭》中耳熟能详的曲段是非常契合的,大家在看演出的时候的确是无缝的”。

导演、钢琴演奏者顾劼亭,出身于书香世家,曾叔公是民国著名外交家顾维钧,爷爷顾树森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教育家,父亲顾克仁是研究昆曲的学者,主持创办了中国昆曲博物馆。2岁半的时候,父亲的朋友一位钢琴老师看到了她,发现她的手很大,说,“要不弹钢琴吧,不弹可惜了”。于是她开始学习钢琴,18岁获全额奖学金赴法深造,师从法国国宝级钢琴家尚·弗朗索瓦·艾塞等人,并成为巴黎国立高等学院首位华人钢琴硕士。

小时候第一次听到德彪西的音乐时,顾劼亭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暗合了她骨子里从小耳濡目染的昆曲的东西,但并不知道德彪西的音乐与昆曲的唱段专业上有怎样的联系。进入西方音乐专业的学习之后,儿时的念想她总想去追一追,在法国学习时她做了一个很长时间的课题,关于德彪西钢琴音乐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异曲同工之妙,包括德彪西的五声调式的运用等。继而她想走出学术研究,把自己的感受搬上舞台,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昆曲,“昆曲已经是非常成熟的舞台艺术,昆曲与钢琴在舞台上某种平衡感是已经存在的,因为它们是同等分量的选手”。顾劼亭所熟悉的法国印象派音乐的代表人物很多,德彪西、萨蒂、拉威尔,这些都可以说是顾劼亭的同门师兄,但她认为只有德彪西行云流水的表达方式、抽象朦胧的色彩感更适合在剧情里与汤显祖的杜丽娘融合在一起

钢琴家顾劼亭

杜丽娘的饰演者吕佳是苏州昆剧院青年旦角,师从昆剧艺术大师梁谷音,曾参演过《红娘》、《潘金莲》、《玉簪记》、《白蛇传》、青春版《牡丹亭》等作品。她有些忐忑地接受了蔡少华院长交给她的这个任务,顾劼亭对她说“咱俩试试看吧”。一开始她觉得,“顾劼亭是个昆曲外行,怎么来指导我呢?”但后来她逐渐认同了顾劼亭的创新。杜丽娘的一个念白结束,钢琴就慢慢切进来,钢琴在演绎的时候,杜丽娘会有身体和情感上的辅助,“我在演每一段的时候,钢琴就是我感情的一个宣泄,一个轻轻的诉说,也是我内心的潜台词,能够让我的表演找到一个根基,一个可以站立的平台。”

尤其是《寻梦》的一段,放弃了传统的阮和笛的伴奏,直接用钢琴伴奏杜丽娘的念白,吕佳对那段感受深刻。“在《寻梦》中有一段我在念白,她钢琴的速度特别激荡,把我的情绪整个撩拨起来了。我当时诉说的是我在寻梦中找不到自己的情人,我心里的着急,欲言又讲不出来,可是古代女性的确是这样的,哪怕心里似火烧,哪怕自己成天写诗,也没有办法,因为没有倾诉的对象。她刚好用她的钢琴变成了我倾诉的对象,她替我在宣泄,德彪西也在宣泄女性心中那不可找到的追求,我也在一直追求那找不到摸不到的身影,那一段反而更能找到彼此心里的共鸣。”

游园惊梦

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结束后,几位嘉宾上台谈了感受。在首都师范大学文化研究学院副教授盖琪看来,这部作品用德彪西的钢琴曲尝试着把汤显祖的作品中具有的女性主体自觉发掘和放大了,不是简单的艺术形态A和艺术形态B的拼贴,“德彪西的音乐是一种现代性孤独,《牡丹亭》是一种古典性孤独,这两种孤独在这个作品中是对话和融合的,杜丽娘与钢琴演奏者,虽然穿越400年的跨度,但作为女性面临的困境的核心是相同的。

但整部戏中柳梦梅的缺席也让一些熟悉《牡丹亭》的观者有些遗憾,杜丽娘与牡丹亭梦中幽会的呈现方式,是杜丽娘做出睡觉的姿势倚在帷幕前,帷幕上投影出一对现代男女在舞蹈中缠绵的画面。中央电视台编导、《汤显祖与莎士比亚》记录片导演舒欣认为,这其实也是这部作品的高明之处,“背景上现代的青年男女充满了性的隐晦的画面,我恰恰觉得这个戏把杜丽娘放在了一个当今的背景,而不是我们熟悉的400年前的语境里,她在做梦的时候屏上画面是现代的,实际上当年杜丽娘在梦里想的就是这些,它是穿越时代的,穿越中西文化的。”

《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将在明年启动全国巡演计划,舞台设置和表演细节也会随着场地的变化而进行与之相适应的创新。

 



评论:(未激活和未注册用户评论需审核后才能显示!如需回复,请留下联系方式!)

文明上网,理智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