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师生平台>
以史为云,飘然于世
上传: 邓素珍     更新时间:2016-1-11 9:45:43

 

以史为云,飘然于世

宁都中学    高三(2)班 罗欣   12  指导老师 彭国华

 

当我站在这里,感受他那时间沉淀出的沉厚的气息,我仿佛能看到自己。

——题记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俯,仰”我低头微吟,心生疑虑,转身拿起史书,拂去灰尘,寻找答案……

第一个向我走来的是一个衣冠不整、醉酒踉跄而行的文人,口里还念着:“别人笑我太疯颠,我笑他人看不穿……”我知道,他便是江南四大才子之首的唐寅。此时的他已经孑然一身,经历了由少年神童再到科举作弊案,甚至到后来糊里糊涂的被企图造反的明王招揽,靠装疯才脱离明王,所谓人生起落跌宕,不过如此。但我细细看去,酒意正浓的他眼神却还是清澈澄明的,是看透了吗?他从我身旁走过,渐渐远去,看着他的背景,我若有所思……

我向前走去,一个文人正在吃着一碗香气四溢的东坡肉,还时不时的对月自酌。他便是苏轼。此时的他刚经历了乌台诗案,从鬼门关里捡了条命回来,在此之前他更是被一贬再贬,前途无望,我还知道他时常会吟着:“十年生死两茫茫”,但他此时是笑着的,带着我无法理解的意味,是领悟了吗?我沉思着向前走去……

迎面而来的是两个人,其中一个以严谨的口气说:“存天理,灭人欲。”另一个人则温和的说:“天理即是人欲。”我稍感轻松。他们是朱熹和王守仁,理学和心学的创始人。仰视,则天理善,人欲恶,故存天理,灭人欲;俯视,则天理即人欲,乘夫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顺应天理,遵从本心。俯?仰?

透过迷雾,我来到一处断崖,两位学者正在谈话,“孔丘,你太执著于人世变迁,何不放下执念,像这流水一般自由,游于天地间,岂不快哉?”“师尊的道不在人间,而我的道在民,不是我放不下,而是我不愿放下。”我看着孔子下山的身影。俯,则众生有道,看开,则放下;仰,则众生疾苦,悲,则深陷。孰善孰非?

放下书,抬头仰望,星光点点。原来,仰,则看高、看重;俯,则看轻、看淡。看重虽好,却易深陷其中,产生执念,看不清,看不透,也放不下;看淡似无情,实则为求思深,所见远,看清,方能知道方向,看透,方能知而行之,淡然处世。



评论:(未激活和未注册用户评论需审核后才能显示!如需回复,请留下联系方式!)

文明上网,理智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