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客家文化>
红色宁都——古县尽赤(邱新民著)
上传: 邓素珍     更新时间:2017-4-6 9:46:11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12日  来源:县委宣传部  浏览字号选择:[  ]

  红四军离开井冈,转战赣南,一路迭遭挫折,朱毛不得不取道“安宁之都”。意外的是,一路被追被赶,来到宁都竟然顺风顺水,一枪未放,便占领宁都古城,使红四军脱离困境。两个月后,红四军再克宁都,这里的革命形势已经焕然一新。当红四军第三次来到宁都时,东韶四路分兵,宁都独好,不到一月,古县尽赤,成为中央苏区最早的全红县之一。
  朱毛首进宁都县
  1929年1月14日,井冈山冰天雪地。在刺骨的寒风中,毛泽东、朱德、陈毅率领红四军3600余人,携带1100余支枪,向赣南出击。
  雪茫茫,路漫漫。红四军经遂川进入赣南上犹、大余、寻乌等地,2月10日大年初一,来到瑞金的大柏地。
  一路走来,历尽艰辛,虽然每每总能化险为夷,但却已疲惫不堪。更加糟糕的是敌刘士毅的第十五旅竟然连年也不让安生过,穷追不舍。
  已经筋疲力尽的红四军,忍无可忍,在毛泽东、朱德指挥下,重振士气,在大柏地布下口袋阵,取得了大柏地战斗的胜利。此战彻底扭转了红四军离开井冈山后的被动局面,全军军心大振。这次战斗十分激烈,紧要关头,毛泽东亲自拿起木棒和警卫排一起冲向敌人。其情景令毛泽东多年难以忘怀,以至于1933年6月,他从宁都返回瑞金留宿大柏地时,在受王明“左”倾领导人排斥打击,心情极度郁闷的情况下,仍不禁感慨万千,吟出《菩萨蛮·大柏地》词一首: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  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大柏地战斗胜利的消息,传到与之只有一山之隔的宁都,大家十分高兴,争相谈论,有人还特地为此编了一首顺口溜:“正月年初二,大战大柏地;打败刘士毅,缴枪八百二。”
  2月12日,红四军从大柏地进入宁都地域,经对坊、长胜向赖坊一路北进,战士们虽然衣衫单薄褛褴,但却精神抖擞。这是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首次踏上宁都的土地。当晚,前委和军部机关在赖坊圩安营扎寨。
  2月13日早晨,红四军从赖坊向宁都城开进。得知消息的宁都党组织负责人彭澎、王俊等人带领县城各界代表到石榴排迎接。千年古城一下子沸腾了,家家插红旗,户户放鞭炮,喜迎朱毛红军进县城。而驻守宁都城的赖世琮团及豪绅官吏,早已闻风而逃。
  红四军入城后,前委和军部机关驻县城温屋(现解放路西端北侧)。毛泽东、朱德、陈毅接见了彭澎、王俊等人,向他们介绍红四军入赣的目的和意义;了解宁都的革命状况;鼓励他们壮大党的组织,开展武装斗争;要求他们发动群众,协助红军筹措军需粮饷。
  彭澎等人派出人员协助红四军沿街张贴《红军第四军司令部布告》、标语等安民告示,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和红军宗旨。《布告》明确告示:“城市商人,积铢累寸,只要服从,余皆不论。”彭澎还请任过县农协主席的彭庚焕,敲锣打鼓,走街串巷,宣传朱毛红军是专打土豪劣绅和反动军队,为穷人谋利益,保护商人公平买卖的军队,使得一些原来不了解红军、内心忐忑不安的工商业户安下心来。县城的商家临时成立招待处,彭澎、王俊亲自到县商会做工作,要求他们协助招待处的执事共同为红四军完成筹集军饷任务。为打消商家富人的疑虑,朱德、毛泽东还以红四军军长、党代表的名义联名给宁都县招待处写了一封请代筹军需款项的公函:

  启者,红军是为工农谋利益的军队,对于商人极力保护,纪律森严,毫无侵犯。现因军糈拮据,特函前来请代筹军饷大洋五千元,草鞋、袜子各七千双,白布三百匹,伕子二百名。务于本日下午八时以前送来本部。即希查照办理,切勿玩延。如坐视不理,即证明宁都商人显系与反动派勾结一气,故意与红军为难,本军惟有将宁都反动商店尽行焚毁,以警奸顽,勿谓言之不早也。
  此致
  宁都县招待处列位执事先生
  红军第四军军长 朱 德
  党代表 毛泽东
  二月十三号

  在筹措粮饷中,招待处个别执事企图将任务平均摊在中小商人头上。毛泽东、朱德得讯后,即派陈毅招见各位执事,重申红军筹款政策,制止了平均摊派的做法,使红军首次来到宁都就获得了县内中小商人的真诚拥护。
  在宁都地方党组织的密切配合下,仅一天的时间,红四军就筹得现洋5500元(比原计划超过500元),草鞋、袜子各7000余双,棉布300多匹。
  2月14日,红四军军需处长范树德出具筹款收据给宁都商会招待处。文曰:

  兹收到宁都招待处交来军款大洋五千五百元。
  此据
  红军第四军军需处长 范树德 
  14/2

  这是红四军下井冈山以来,首次得到充裕的军需补充。军部经理处给全军上下每人发了4角小洋和新草鞋、新袜子。红军还派人到城外打土豪,筹集了一批粮食,将全军战士的粮袋装得满满的。这时的红四军,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红四军在宁都城活动时,纪律十分严明。一位红军战士借用了平民周礼作的一只平钵,不小心将平钵口打裂一条缝。离开县城时,这位战士悄悄将平钵送回周礼作门前,并附上一张留言条道歉及两角银毫子作补偿。周礼作发现后,十分惊奇,手托平钵和银毫子走上街头,逢人便说:“世上竟有这么好的队军。红军下次再来,不要说借,就是送我也很情愿!”此事至今传为佳话。
  在县城期间,朱德通过王俊等人得知,在寻乌圳下被俘的妻子伍若兰,因拒登报与自己脱离夫妻关系,2月12日在赣州惨遭敌人杀害。朱德悲痛不已。他一生偏爱兰花,为寄托对妻子的哀思,写下了咏兰诗一首:

  幽兰吐秀乔林下,仍自盘根众草傍。
  纵使无人见欣赏,依然得地自含芳。

  2月14日,红四军由彭澎、王俊等引路,离开宁都城,当晚宿于安福圩。
  2月15日,红四军途经宁都黄陂,到达小布圩。小布党组织和赤卫队负责人王瑗、黄良万、胡道荣等五人在村口迎接红军。当天,红军发动群众到木坑村打土豪。当晚,军部驻小布大土楼“益高祠”,毛泽东在此接见了中共宁都区执行委员会书记郭定远、副书记赖奎轩及王瑗等人,要求他们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武装群众,打土豪分田地,深入开展土地革命斗争。并赠送600块银洋给小布赤卫队作活动经费。
  2月16日,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离开小布向吉安东固前进。
  红军二克宁都城
  红四军首占宁都城时,盘踞宁都的地方军阀赖世琮带着他的民团闻风逃回石城老巢。红四军一离开宁都,赖世琮便卷土重来,纠集反动势力,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勾结土豪劣绅,拉伕派款,加固宁都城墙。魏学训、温子和、彭占鏊等反动豪绅则聚集城西北的翠微峰,在观音山、黄竹山等几处险峰上建寨筑堡,以备对抗红军和革命群众。一时间,宁都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1929年3、4月间,毛泽东、朱德趁蒋桂军阀忙于争夺两湖之际,率领红四军回师赣南。
  4月27日,毛泽东率红四军第三纵队主力到达宁都县青塘,与朱德率领的红四军第一、二纵队会合,准备攻打宁都县城,消灭赖世琮团。
  在此之前,于都县于北区的地方武装葛燕华游击队,已经奉命于4月25日开始围攻宁都城。因城墙经守敌赖世琮团数月经营,加高至8米,加宽及2米,加之每座城门又增设了大闸门,异常坚固,故攻城两天未克。
  但城虽未克,敌酋赖世琮的心胆却是早已俱寒。早在游击队攻城之前,他就作好了逃跑之计,安排手下将搜刮到的大批金银珠宝运回石城。
  4月28日上午,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3个纵队经王贯、竹坑进占宁都城西的虎陂、甑贝岭、刘坑、背村、土围一带。毛泽东、朱德及红四军军部驻刘坑中心塅的民房里。在这里,毛泽东、朱德、朱云卿等军部领导听取了宁都地方党组织负责人彭澎、王俊和于北区游击队负责人葛燕华等人的汇报。当天下午,毛泽东、朱德在彭澎、王俊引导下,前往蓟背岭察看地形。回到驻地后,确定了攻城方案。
  听说要攻打县城,城郊附近的群众纷纷赶来支援。有的送粮送柴,有的送鱼肉,有的送来楼梯门板,有的送来土炮火药,有的干脆扛着梭镖、大刀前来要求参战。住在城墙下的老百姓,还帮助红军战士隐蔽到自己家里,在房屋的墙壁凿眼、架梯,以便对敌喊话、瞄准射击和攀爬入城。
  4月29日拂晓,毛泽东、朱德在蓟背岭的攻城指挥所下达了攻击令。按预定方案,部队采用“声东击西”战术向县城发起猛攻,同时组织宣传队和群众向城内敌人喊话,加强宣传攻势,瓦解敌人军心。
  赖世琮指挥民团凭借坚固城防,负隅顽抗。
  主攻西门的红四军第一纵队第二支队支队长萧克,率部穿过城墙下的民房,找到了一个通向城内的涵洞。他指挥一部分战士从涵洞口潜入绕道城东云白垛袭扰敌人,自己则带领主力攀爬木梯登城,展开正面进攻。早已无心恋战的守敌,在红四军内外猛烈火力夹击之下,迅速溃败。红四军第一纵队第一支队党代表李赐凡率领突击连首先登上城头。红军全歼赖世琮团,活捉团长赖世琮、副团长谢益生及官兵500余人,缴枪数百支。
  红四军攻占宁都城后,各纵队分头在县城四郊打土豪,分浮财,宣传发动群众。毛泽东、朱德则在城西温屋主持召开宁都县党员代表大会,帮助成立了中共宁都临时县委,选举赖金声任临时县委书记。并与中共宁都临时县委一起,深入发动群众,筹建县工农兵革命委员会和县赤卫大队。
  5月3日,在城西“儒学”门前广场召开群众大会,宣布成立宁都县工农兵革命委员会,彭澎当选为主席。同时,成立宁都县赤卫大队,王俊任大队长,谢荫南任党代表。毛泽东和朱德在大会上讲了话。
  会后,处决了作恶多端的敌民团副团长谢益生和另一个民团头目。民团团长赖世琮为保全性命,答应派其老婆回石城老家筹集银圆、弹药赎罪,请求红军予以宽恕。后来红四军押解赖世琮到了福建上杭县,不料,狡猾的赖世琮趁红军放松警惕之时,侥幸逃脱。回到石城老家后,他继续组织民团与红军对抗。1930年夏,赖世琮率石城民团向瑞金红二十四纵队进攻时,被红军击毙。
  毛泽东驻宁都县城期间,还帮助刚成立的中共宁都临时县委,在江西省立第九中学(现宁都中学)举办了为时两天的党员训练班。毛泽东亲自讲课,为宁都革命运动的发展培养了一批坚强的领导骨干。
  5月16日,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离开宁都城,向瑞金进发,再度进军闽西,开辟红色根据地。
  红四军赤化宁都
  1929年12月底的古田会议结束后,为粉碎国民党军对红四军和闽西革命根据地的第二次三省“会剿”,红四军前委决定红四军主力转战赣南。
  1930年 1月9日,朱德率领红四军主力第一、三、四纵队进抵宁化县。随后翻越武夷山进入江西石城。16日,占领广昌县城。接着西入宁都县东韶。
  与此同时,毛泽东率第二纵队转向清流、归化(今明溪)、宁化。1月19日,进入广昌。20日,在广昌赤水击溃广昌靖卫团,活捉广昌县长。翻越武夷山时,毛泽东诗兴勃发,写下了《如梦令·元旦》:

  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

  在广昌路上,毛泽东诗兴再发,又在马背上吟就《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

  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  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命令昨颁,十万工农下吉安。

  这两首词的字里行间充满了豪迈之情,充分表达了毛泽东对革命前景充满必胜信念的乐观情怀。
  1月23日,距离1930年春节只有六天,红四军第一、二、三、四纵队在宁都县东韶会合。当天,在东韶渔子街严氏祠堂,毛泽东主持召开了红四军前委会议。会议决定,红四军以纵队为单位分兵行动(史称“东韶分兵”)。具体部署为:一纵队直取乐安,二纵队西进藤田,三纵队攻占永丰,四纵队南下宁都。计划各纵队工作时间为一个月。全军指挥中心设于藤田。
  负责在宁都分兵的红四军第四纵队,由胡少海任司令员,张鼎丞任党代表,谭震林任政治部主任,游瑞轩任参谋长,下辖第七、第八两个支队。这是一支以龙岩、上杭、永定的暴动武装为基础组建而成的红军,官兵大都经历过闽西土地革命斗争的锻炼和考验,群众工作和革命斗争经验十分丰富。
  这时,宁都县城已被国民党军肖致平团占据。
  1月31日, 红四军第四纵队在赣南红军第二十五纵队、宁都地方党组织和革命群众的积极配合下,收复宁都县城。随后,四纵队以班、排为单位,分散到宁都县城周围90里的乡村内开展革命活动达20余天。
  他们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深入开展革命宣传,以通俗易懂的语言揭露国民党军阀政府、封建地主以及土豪劣绅的反动本质,宣传共产党和红军为人民的宗旨、政策,介绍闽西土地革命斗争的经验,讲解中国人民要争取解放只有团结一致跟着共产党进行革命斗争的道理。他们的宣传合情入理,深受大革命和红军影响的宁都人民愿意听、听得进,人民群众很快被发动起来。
  与此同时,四纵队还组织群众异地开展大规模打土豪、分浮财斗争,将打土豪的财物采用区乡交错办法分给群众,如将北门没收到的财物送到南门去分,把南门没收的财物送到北门去分。并帮助宁都地方党组织建立区、乡红色政权,进行土地分配,消除了群众怕“变天”的顾虑,调动了广大贫苦农民的革命热情,对宁都红色割据局面的形成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红四军《前委通告第三号》说:“这回四军到江西宁都、乐安、永丰、藤田四地的分兵,只有宁都四纵队一路收了大的效果(四纵队在宁都二十天不但推广了红色区域,主要还要在他纠正了宁都党的机会主义,执行了分配田地,组织苏维埃,建设赤卫队的重要任务)。”
  1930年2月上旬,中共宁都临时县委在黄陂召开会议,传达“二七”会议精神,并决定正式成立中共宁都县委,将宁都县工农兵革命委员会改为宁都县苏维埃政府。随后,全县建立了14个区委和区苏维埃政府,各区迅速建立了乡苏维埃政权,宁都初步赤化,红色割据局面基本形成,梅江两岸“分田分地真忙”。

 



评论:(未激活和未注册用户评论需审核后才能显示!如需回复,请留下联系方式!)

文明上网,理智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