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客家文化>
近、当代宁都文学简叙
上传: 邓素珍     更新时间:2017-8-14 11:27:10

易堂九子之后,清中叶至民国,宁都文学又进入了一个相对沉寂的时期,没有出现较有影响的作品和大家。然而,在文学创作的人数上还是远远超过了以前。翻开《宁都县志》(1986年版)“文化艺术”编,就记载了39位作家、61部诗文集。

  田埠马头才女赖锦(公元1807——1884年),自幼好学,才华过人,诗学渊深,著有诗集《宜窗诗草》行于世;儿子胡郁,从启蒙到中进士,都没有请先生,而是她一手调教的。  

  清光绪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宁都人邱珍、邱璧、邱和鸣同时考中举人(邱璧于光绪三十三年又考中进士),一时传为美谈,谓之“宁都三邱”。邱珍先从事教育,进入民国后学习法律,曾任铅山民庭长;邱璧、邱和鸣则终身从事教育。就文学创作而言,三邱未有诗文集传世,但都能诗善文。宁都中学邱定光老师曾写了《沉浸涵濡一老师——记我的父亲原九中教员邱和鸣》一文,其中就谈到他父亲晚年写作诗文,撰有长联“此邦有八印坛、双鱼洲、翠微峰、金精洞,溯名胜千年,物阜民康,场圃陂塘饶地利;其人为董少保、陈都谏、曾司马、卢太常,更易堂九子,砺名砥节,学行事功足吾师”一事。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宁都的文学创作进入了当代。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文化艺术、文学创作,195051成立了“宁都县人民教育馆”,第二年改称“宁都县文化馆”,职能之一就是组织文艺创作、培训文艺骨干,同时在乡一级设立文化站;19806月成立了县文化艺术工作者联合会。

  1958年是我国“大跃进”全民写诗的年代,普通的老太婆也会写诗(民歌),我县的民歌却写出了很高的水平。县文化馆李贤琼老师创作的民歌上了全国诗歌刊物数最高级别的《诗刊》;而且,还被邀请到南昌和著名诗人郭小川同台赛诗,为宁都争了光。

  上世纪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是宁都当代文学逐步走向繁荣的年代。县文化馆李贤琼、钟东林、黄白等老师以《宁都文艺》为园地,培养了一批批文学新人,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杨遵贤、谢直云、李辉荣、罗棣宁、郑汉明、谢帆云、刘春生等人,就是那个年代登上文坛的。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至今,宁都作家、诗人形成群落,文学创作硕果累累。

  一是诗歌群落。1999年,以谢直云为主编、杨遵贤为副主编,以陈桦、邓诗芳、李新民、刘勇(县文联)为编委,编辑出版了宁都第一部由国家出版社出版的新诗集《翠微风》(中国文联出版社),江西文联主席刘华作《诗意的土地》、著名作家邱恒聪作《妙哉乡音》为该集的序文。《翠微风》诗集的出版发行,团结并集合了宁都一批诗歌作者。以此为契机,2006年的春天,宁都诗歌民刊《翠微风诗刊》开始不定期出版,并一直坚持到今天,形成了一个基本稳定的诗歌群落,为宁都诗歌数量、质量的提升作出了努力。这个诗歌群落的核心成员是谢直云、谢帆云、柯小荣、杨遵贤、邓诗芳、刘春生、黄琳、陈育新、温新民、谢颖等。谢直云、谢帆云、柯小荣、刘春生等人的诗(或组诗),多次在《诗刊》、《星星》等一些大刊物上发表,并在全国诗歌大赛中屡屡获奖;陈育新以诗歌的成就入闱2011年华文青年诗人奖30人名单。为检阅这些年来的诗歌创作成果,2012年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了一套《翠微风诗丛》共九册,分别是:谢帆云的《雩山铭》、柯小荣的《时光的灯盏》、陈育新的《纸上的波光》、温新民的《纸鸢》、谢直云的《山水故乡》、刘春生的《深山听蝉》、杨遵贤的《春天的色彩》、邓诗芳的《风语》、谢颖的《目光的深度》等。一个县一次出版九部以上诗歌集,这在全省唯一、全国少有,而且质量上乘,得到了江西省当代文学学会专家们的高度评价。

  二是散文群落。散文写作也是宁都文学的一个传统,有一大批人在散文的田园里辛勤耕耘。在县内,这个群落的核心成员是郑汉明、郭超彦、罗怡文、杨玲娟、傅红华等人。郑汉明的散文在全国报刊屡屡发表,出了好几部散文集;杨玲娟的散文《月亮升起升落》转载于《散文选刊》上。这个群落比较松散,很多时候写小说的也写散文,如罗棣宁就出了一册质量很高的散文《草园集》,罗棣宁、廖安生、赖水生主编的散文刊物《往事》在县内有较大影响;写诗歌的也写散文,如谢直云的《凌云山日出》就夺得了赣州市旅游杯散文大赛的第一名;而写散文的也写写诗歌、小说,并都有不俗的表现。

  三是小说群落。小说创作在这个时期很是活跃,短篇、中篇、长篇齐头并进,收获颇丰。这个群落的核心成员是罗棣宁、陈东兵、赖水生、刘勇(文联)、赖旭鹏、廖安生、温谈升等。以罗棣宁为领衔,他们不定期、不定人数地相聚一起,研讨、切磋、修改小说文本。这一时期,宁都先后召开了罗棣宁和陈东兵的小说创作研讨会,具有较广泛的影响。罗棣宁的短篇小说集《入世》受到一致的好评,他的篇小说《断指》发表于《星火》1990年第4期,并入选当年的《小说选刊》。直到2013年为止,罗棣宁还是居住在县内的唯一的一位中国作协会员。

  戏剧创作人员相对较少,但作品质量很高。这一时期的代表作有邱恒聪的36集电视连续剧《大唐歌飞》、廖强哉的6集电视连续剧《宁都兵暴》,而且都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热播。

  报告文学是现代的新生儿,有人说它属于新闻类,有人说它属于文学类,莫衷一是。这类作品紧跟形势、紧贴时代,如果写得好,往往更具震撼力,更具宣传效果、正能量。这一时期,刘兰生的《探究星空奥秘的年轻人》发表在解放军文艺,并一度编入中学语文教科书;罗棣宁等人合作的《脊梁》获《人民日报》国庆征文二等奖。卜利民是这一体裁当之无愧的一流高手,他几十年潜心深入采访、辛勤创作,写出了一大批具有影响力的红色题材的长篇报告文学,结出了丰硕的成果。

  不管是什么群落,宁都的文学作者们经常相聚一起,相互切磋,相互砥砺。他们不是“文人相轻”,而是“文人相亲”。这种文化氛围自古而今,也是宁都文学代代繁荣、兴旺的原因之一。

  新中国建国至今,据不完全统计,宁都有县作协会员100多位、市作协会员46位、省作协会员19位、中国作协会员3位;共出版诗文集426部,其中诗歌78部,散文57部,短篇小说7部,长篇小说43部,电视剧8部,其它223部;应该说数量、质量居全区第一,全省有名,全国有影响。省文联领导多次赞扬宁都的文学创作的热潮,谓之“宁都现象”。赣南师范学院教授、当代文学评论家钟俊昆先生《宁都的文学历史与特质》一文,除肯定了宁都在五代、宋、明末清初所形成的三个文学高峰外,还提出了宁都文学的第四个高峰。他写道:“宁都客家文学的第四高峰为上世纪80年代至今。宁都因着一贯的‘文乡诗国’的文化教育氛围,在诗文创作方面出现了一大批在全省乃至全国产生较大影响的作家。宁都文学界在建国后不久就有李贤琼、邓文钦、廖强哉等作家,到上世纪80年代出现邱恒聪、钟东林、卜利民、陈东兵、杨遵贤、罗荣(即罗棣宁)、郑汉明、刘兰生、谢直云、李辉荣、赖水生等作家群体,进入90年代又有刘勇、谢帆云、罗怡文、柯小荣、杨玲娟、陈育新、温新民、廖安生等。”是不是第四个高峰权且不论,但至少对宁都当代的文学创作是一种肯定。

  当前,宁都县委、县政府对文学创作空前重视:2013年印发了《宁都县优秀文艺作品评选奖励暂行办法》,给优秀文艺作品以前所未有的重奖;成立文学院;两次组织“中国名家看宁都”文学创作活动;组织作者撰写《人文宁都》丛书等;而且书记、县长亲自动笔写诗著文。著名作家叶辛说,成立文学院在上海周边发达县、市都难以做到,而作为老区县的宁都却做到了,令人振奋、感动!在如此良好的环境下,一大批作家、诗人勤奋创作,许多青少年作者正在努力成长,梅江文澜呈现出奔腾前行之势!长江后浪推前浪,可以期待,宁都文学的第四个高峰一定会高高耸立起来,宁都文学创作的未来一定会更美好、更辉煌!



评论:(未激活和未注册用户评论需审核后才能显示!如需回复,请留下联系方式!)

文明上网,理智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