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教学天地>
北大校长周其凤与中学生的交流
上传: yelmin     更新时间:2011-12-27 8:12:10

主持人:今天我们活动也非常容幸的邀请到了北京大学周其凤校长和湖南大学赵跃宇校长赵跃宇校长,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

首先就有请赵跃宇校长向大家介绍我们最尊贵的嘉宾,掌声有请。

赵跃宇:亲爱的同学们,今天下午非常高兴我们邀请了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院士到湖南大学同我们学生面对面交流。

周其凤:说到这儿我还想多说几句,这是我的一个观点,你们不一定同意我。就是现在有一种说法说似乎中国的教育是一团糟,西方的教育是非常好的,美国的教育简直是非常好,我也认为美国的教育很好,但是看教育的目的什么。从培养杰出的美国公民的角度来看美国的教育绝对是最好的,因为他们的的确确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杰出的美国公民,以他们的总统为代表是杰出的美国公民。但是如果我们从世界公民的角度来看,我就认为美国的教育是一团糟,因为他们没有培养出优秀的,合格的世界公民,世界公民应该怎么样?应该懂得尊重别人的,尊重别的民族文化、历史传统,而不只是一天到晚总想把自己的价值观,自己的认识,自己的信仰加到别人头上,你不听我的你就不好,你就不对,我就得惩罚你。

所以这个角度我可能说远了一点,但是这的的确确是我的认识,我想很多人可能不同意我的看法,没有关系。

学生:周校长您好,首先非常容幸这样一个跟您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我是来自工商管理大二的一名学生,我有这样的一个疑惑,就是中国现在出国留学的学生越来越多,而在出国留学学生最多的高校中清华北大高居榜首,您是如何看待有的学生把名校作为一种出国的踏板这一现象的。

周其凤:你这个问题还挺尖锐,不过我想要说这些学生也不能说把名校作为踏板,比如说他到北大然后再出国,在北大期间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阶段,当然你如果说把这个叫做踏板,反正也是一个台阶,它不是一个工具,它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台阶。我实际上鼓励凡是有可能有条件的情况下我们年轻一代要有到国外去学习的见地,这个学习可以是去上学,也可以是去做实习,哪怕就是去看一看,去旅游,我是鼓励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我们这个社会,我们现在的世界越来越国际化,我们的经济、政治、文化等等国际化的程度越来越大,国际的交流也越来越活跃,越来越平凡。

事实上你们这一代正好生活在这一个时代,一个国际化进程非常快的时代,你们要适应这样一个时代,要成为好的国际公民、世界公民、世界村的村民,表解是很重要的,所以我的基本态度是支持我们的青年一代只要有可能有条件就到外头去学习去看一看,这是第一点我想要说的。

第二个就是对于他们将来的发展是很重要的,因为你们面临着的是一个国际竞争的环境,所以你们比起我们这一代的时候你们有更难的地方就是我们过去可能主要的是国内的竞争,当然我这一代是处于过渡的阶段,因为大家知道我念学也是在国外,我的学术也是国际的竞争,但对你们来说更是这样,不管将来你是做什么,你是到商界还是到学术界、政界,不管到哪个界去做什么事情都面临着国际竞争,所以了解国际是很重要的,这会提出你竞争的能力,所以这是从这个角度解释。

我们都是学生出去,一方面我们了解人家,一方面也让人家更多地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人,这个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现在外国很多人对中国的误解还是很深,他们不知道中国到底是怎么回事,根源当然是非常非常地复杂,包括很深民族文化的根源,也包括宗教。宗教的研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在这也要说宗教的研究。比如说美国、英国欧洲的文化受基督教宗教的影响是很深的,我们其实受儒学,佛教,道教这些影响其实也很深,就是我们不一定说我是一个佛教徒或者是道教徒,但实际上在我们文化里头根深蒂固的有很多东西,而这些东西更是外国人不容易理解的,现在理解上的误解是很多,所以有很多国际上的冲突跟这个相关。

所以我想我们中国人也要走出去,要宣传我们的文化。我今天上午也谈到这个事情,因为我学化学的,化字总是把一个东西化成另外一个东西,总是变化的,国际化里头涉及到的文化就有这个问题,因为现在的强势文化是欧洲的、美国的、西方的文化,弄不好这个国际化就会把西方的文化化成中国的东西,这不完全是坏事,如果是西方好的东西化成中国的东西我们吸收接受,但是西方糟粕的东西也很多,也可能人家的糟粕我们把它当宝贝,化成我们自己的东西还挺得意,觉得我懂了西方。

还有就是我们可不可以把我们优秀的东西化成他们的东西,我们民族文化非常优秀的东西能不能够化为西方的东西。国际化应该是多向的,至少双向的,不能光是西方的化到东方来,东方的好多东西也得化到西方去,这个是我们中国人的责任,这一点我们不能跟美国人说你们没学好我们中国的东西,因为我们可能在这方面发生的作用不够,所以我觉得国际化应该是双方的如果国际化的结果只是把西方的东西化成了中国的,那我觉得这个国际化就糟糕了,就弄不好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就会消失,所以同学们这其实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就是当我们谈国际化的问题。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我是鼓励我们的年轻人到国外去看看,去学习,将来他可能能够更好的回来为我们民族服务,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像北大,我也要争取收更多一点的留学生,外国留学生,使他们到北大来学习,来了解中国,不仅来了解我们的文化,而且我们的历史我们的传统我们的哲学,这样子他们能更好地了解中国。



评论:(未激活和未注册用户评论需审核后才能显示!如需回复,请留下联系方式!)

文明上网,理智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