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校友专栏>
母校情缘
上传: 揭晓青     更新时间:2013-7-4 14:09:34
罗壬兰

学生时代

我的初中时代是在宁中度过的。那时搞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我们读书倒很轻松。课本上的作业简单也不多,在课堂上就能完成。教材也不深奥,通俗易懂。记得那时还学了一门《农业基础知识》的课,上面讲了一些农业生产基础知识,物理课则讲了柴油机的四个冲程。这样的课程设计是大部分毕业生要回乡种田或去工厂上班的缘由吧!学习上几乎没有压力,唯一愁的是写批判文章。“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亲风”与之有关的内容充斥报刊。我那时十一、二岁,自己对孔孟之道尚不清楚,写文章、大字报时只能是东抄一点、西抄一点,人云亦云。我那时是班上的宣传委员,每天还要带领同学们读早报。什么“反复辟,反倒退”等,个个都情绪激昂,现在想想就觉得自己真是单纯得可悲!经常写批判文章,我觉得唯一的好处:写作水平提高了,错别字也少了。

当然我们的课余生活真是丰富多彩。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徒步到青塘学工学农。十多个班的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步行几十里到青塘参观硫磺厂、煤矿、炼铁厂等。晚上同学们在当地一所小学的教室打地铺。当时我和另一同学搭档,一个带席子,一个带毯子。到了晚上个个兴奋得睡不着,都在讲着白天的见闻,说看到的猪像牛一样大,硫磺厂有气味。。。。。。我感触最深的是煤矿工人的辛苦。那是我第一次下煤矿,一个叔叔拿了一顶矿帽给我戴上,我们一行同学跟着工人师傅下井,一入洞口,里面真是漆黑一片。如果没有矿灯,真是寸步难行!即使是有人带路的情况下,我们仍蹒跚而行。巷道内不时有渗水滴下,还有突兀的石头,脚底下也坑坑洼洼,特别是有的地方窄得只能爬行而过。哪怕戴着矿帽,我的头还几次碰在石头上。那时还不知道煤矿有塌方、漏水、瓦斯爆炸等危险,纯粹是带着一种好奇心看看究竟。这一看让我感到震撼。世界上还有这么艰难的工作!不过,前几年我又一次下煤井,发现条件已大为改善了。

我们的初中生活有趣的还有每学期一个星期的农场劳动。虽然只有短短的六天,但同学们在农场学插秧、喂猪(剁红薯藤、煮熟、拌糠等)放羊、种菜。。。。。。我体会了放羊人的空寂,看猪吃的欢的快乐,插秧时总算成行的愉悦;收获大红薯的幸福。时间过得真快,近四十年了,但初中生活的许多画面仍历历在目。老师演话剧,我们排戏、唱歌;上体育课的跳高、跳远、跳木马、走平衡木、长跑;每年一次的全县运动会等等,都让我终生难忘。

  教师生涯

鬼使神差设想到自己做了一名教师。在宁都二中工作了十多年后,我1994年调到了宁中。宁中是我们县最好的中学。以前的一些老师竟成了同事,相处时仍常局促不安。刚调进时负责实验室的工作,同时任了两个初三毕业班的化学工作。那时的宁中处在“十连冠”阶段。学校的氛围只要看实验室里我们忙碌的身影就知道。除了老师教学的演示实践外,还有参加全国奥赛选手的实践操作训练。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叫肖云海的学生。有段时间下午一完课就到实验室做实验。记得是一个中和滴定实验,要做到手不抖,滴定误差下于0.02。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奥赛中他拿了一等奖,保送清华大学。他的成功也让我们感到欣慰!当然我自己教的学生近水楼台先得月,经常在课余到实验室来做。既熟悉了各种仪器药品,又学会了操作,还做了不少趣味实验,魔棒点灯、摔炮、七彩世界等。我自己也从中受益写了几篇有创意的论文。这些学生其中有两位最后也考上了清华,另外许多学生上了名校。那时的校园真正是莘莘学子求知求真的殿堂!他们在知识的海洋中徜徉。学校人人献计献策,围绕教学这个中心各部门紧密合作,高效运转。老师的科研成果多,学生的各项竞赛中也捷报频频。做老师的看到所教的学生有所成就便是最大的幸福,这也是我们人生价值的体现。1994-1997年短短的几年,我感受到了宁中老师的严谨治学、学生学习孜孜以求的热情、活力。宁中当时在地区乃至省内还是小有名气的。1997年到2003年我调到了赣三中。2003年重回宁中时,感到了宁中老师一种压抑,再也没有昔日的风范。这些年的教学质量的滑坡,也让我们每位宁中老师感到痛心!愿借百年校庆的来临春风,催我们奋进,重振雄风,再现辉煌!

作者简介:罗壬兰,我校资深化学教员,中学高级教师。



评论:(未激活和未注册用户评论需审核后才能显示!如需回复,请留下联系方式!)

文明上网,理智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