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校友专栏>
严师出高徒
上传: 揭晓青     更新时间:2013-7-4 14:14:19
邓金生

一、1946年上半年,我在宁都县立中学读初中二年级时,一天上午温兼善老师来上语文课。老师一进教师门,由班长叫大家起立,然后坐下。坐在我前排桌子陈培德同学,尚未坐下时,我就从我的桌子底下用脚把陈培德的坐凳拨开了,待其坐下时,坐空了跌倒在地,引得全班同学满堂大笑,我认为是开玩笑。当时温老师责备了我一顿,并罚站听课。下课后,温老师把我带到办公室,先由训导主任曾兆芹老师教育了我一顿。我认为没事了。接着蔡校长叫我谈话:“你是邓科珍的侄子,下午以后你就不要来上课了,这样就严重的违反了校规。”意即开除我的学籍。这下把我吓慌了。当天下午我就去找我伯父邓科珍,因我伯父平时和蔡校长都有交往。我伯父狠狠地骂了我一顿,然后他和蔡校长好说歹说,再三要求,才答应我去复课。

二、学校规定不能迟到早退,有事不能去上课,要先写假条请假。有一天上午邓强老师上数学课,我迟到了几分钟,就在课堂上罚站听课。

三、出了学校门,如果在路上或其他地方,遇到了担任本班课程的老师,学校规定,要向他鞠躬,表示尊师。

四、一九四七年上半年,在宁都中学初中毕业,下半年考入省立宁都中学(校址七里村)就读高一,当时的校长是钟宏,他治校也非常严格。当时我在学校寄宿,每天早上是六点钟吹起起床号。一吹床号,钟校长拿着一根大竹板到各个宿舍去查看,遇到哪个学生还在睡觉就用大竹板打在你的被子上,毫不留情。所以我们一听到吹起床号,就一骨碌爬起床穿衣,以免挨打。

作者简介:邓金生:宁都县立中学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校友。



评论:(未激活和未注册用户评论需审核后才能显示!如需回复,请留下联系方式!)

文明上网,理智发言